2012年8月22日 星期三

阿西西城的聖法蘭西斯(二)

『對未曾覺醒的人而言,深層的真理隱秘在陰影中。大多數人的所見,是不自覺的透過模糊的群體意識之眼。但是,只要有人能投出"辨識之眼"的一瞥,就能 消解這片籠罩的陰影,重現真理的榮耀,並且幅射出無可比擬的光芒。此人,即成為一位啟蒙者。』
                               ---- 羅伯。錢尼博士(阿斯達拉神秘學學院)

錢尼博士所說的「見」,並非指用雙眼所見,是指對事情所有面向和層次的「知」的能力。例如,一般人對景物的視覺是簡單的表面景色,藝術家對景物的光影卻有更深一層的解讀,所以他們可以畫出觸動人心的作品。這在音樂如此,在寫作也是如此,有多層次的元素內涵。多數人對事情的看法或了解是透過群體的意識(文化、眾人公認的範疇)去解讀事情,所以有很多不被公認的部分,無法為一般人所「見」,對一般人那是陰暗的。認知也就是表面性、較簡化、也零碎。

古代所存留下來的某些故事、詩句、禱文,是傳遞智慧的方式。如果不深入探詢,僅以表象和大眾所認知的層面來理解,便是人云亦云,它所隱含的智慧就隱沒不顯。如果能力提升,能有辨識字行間的秘密,就能使光明照亮這隱含的真義。了解到宇宙的真理的多層次和無所不在。能辨識的人,就能成為一位自我啟蒙者,開始進入靈性快速進化之路。

希望錢尼博士的鼓勵,能引領更多的人走出懵懂、灰暗的群體意識之外,進入光明的門。願所有的人、所有的生靈,都能在累世的一系列啟蒙階梯上,前進。這第二篇介紹聖法蘭西斯禱文,是依據Master Co 網路講座的內容編譯而成。請學員們多思索其能量上的層面。


Master Co 網路課程
聖法蘭西斯禱文


很多人以為聖法蘭西斯禱文是天主教的禱文。事實上,該禱文起源自更久遠以前。

首先,需要認知一件事,我是靈魂,不是這個身體。一個靈魂在不同的世代,用不同的身體來執行他的任務。聖人在不同的時代來到世上,以不同的身份完成一些重要的工作。根據奧秘學的考據,聖法蘭西斯的靈魂是屬於靈界基督部門(Christ Office)的一員。基督的象徵並非一個個體,祂是一個集體的單位稱號。目前,此基督部門的掌管者是彌勒佛(Lord Maitreya,梵文)。

聖法蘭西斯的靈曾多次轉世為不同的人。最早知道的是在希臘時代的畢達哥拉斯 (Pythagoras,572 BC—497 BC),他是著名的哲學家、數學家。以數學描述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

(譯者註:該靈魂也曾轉世為三個智者之一,來到伯利恆,為剛降生的耶穌祝福。)

於公元1357年, 該靈轉世為西藏佛教重要的精神導師宗喀巴大師(Lama Tsongkhapa),是藏傳佛教格鲁派(黄教,Geluk school)的創立者。

之後,在十九世紀,該靈再轉世為圖庫彌大師(Mahatma Koot Hoomi 或 Mahatma Kuthumi),在圖庫彌大師指導下,布菈瓦斯基女士( H. P. Blavatsky)創辦了神智學會(Theosophical Society)。神智學會的誕生造就了二十世紀到今天的幾波新時代運動。(譯者註:當今的新時代運動裡,還是有很多的門派、方法仍然回到舊時代的盲目信仰狀態。與神智學派的客觀、理性、觀察等方法相距甚遠)。

禱文第一段

上主啊!讓我成為您祥和的工具

Master Co 首先說明第一句禱詞的意義。上主為最高之神,是一切能量的來源。自我確認是 「工具」,是神的祥和(peace)工具。

工具並非能量的擁有者。它不是能量的來源。它只是能量所使用的媒介。一切來自神,也回歸於神。所以,任何的能量來自神,最後也回到神。認知自己的位置或角色,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步,永遠感謝能量的來源與傳遞的幫手,能量從神所在,通過所有的天使、大師、神佛、老師,最後來到我們。所以我們能存在於此,能做所做的事。成熟的靈魂永遠認知這個事實。年輕的靈魂卻以為自己是宇宙的一切,所有的中心,他自己成就一切事。是他自己的努力與功勞。聖法蘭西斯認為自己是上主謙卑的僕人,是在能量上理解、認同我是工具這個真理。

(譯者註:人身難得,能認知自己是工具,就能了解「修道」的內義。無論是否認為自己在修行,人是在自己的成長路上,有的很自覺的走著,有得是懵懵懂懂的走著。「走在修行的道路」上,是甚麼意思?有興趣可以參考:http://mcksph.blogspot.com/2012/04/blog-post.html)

凡有憎恨之處,讓我散播仁愛;
凡有損傷之處,讓我
散播寬恕;

這一段禱詞,以身做為聖性祥和的工具,散佈能量給需要之處。要了解此禱文的深意,必須跳出表面的字義,從人的身體與能量的關係來理解。這裡要提到古代的煉金術。一般所知的煉金術是將鉛之類的金屬轉變成金。在能量的領域,煉金術是將暗的灰色能量轉化成金色的能量。這是指一個人的氣場可以從不潔淨的狀態轉化成明亮的金色光。這是敘述一個人靈性成長的轉化過程。(譯者註:不同的宗教,都會替神像、佛像、聖者加金身,這金身是對能量的象徵)

當一個人開始發展慈愛的心和寬恕他人的心,他就能啟動心輪和冠輪的力量,(譯者註:人體有十一個主要的氣輪或穴道)當冠輪起動時,聖性的光(能量)就會從冠輪進入身體。聖性的光進入身體,就可以將暗色、灰色的氣洗出身體之外,當有大量聖性的光進入冠輪時就被轉化成金色的光進入身體。所以,人有愛的能力,是轉化一切的第一步,心輪是重要的門。

印度經文說:『沒有愛,就沒有至樂(Ananda)。』沒有愛,心輪無法發展,這個人無法感受高層次的情緒。 (譯者註:人身上氣場的顏色偏灰色、暗色時,人就感覺情緒低落、病痛。當氣場的顏色明亮光曜時,人就感到喜悅與愛。氣場與人體的狀態是互相應對的)

恨的能量顏色是非常非常暗的光色,或說頻率上非常的低。所以,不要說"恨"這個字,用"強烈不喜歡"比較好些。但是,不喜歡或討厭也是在身體製造很低的能量。在靈性的成長路上這是不好的影響。反過來,愛也是一種能量,是頻率比較高或者說光色很亮。

這裡,Master Co 請大家(學員)要大家做一個心輪的實驗,用實際的實驗來證明所說的不是臆測,每個人的結果都一樣。大家測好目前的心輪狀態後,心想一個自己所愛的人,然後,心中對這個人說「我愛你」。這時,再重新測一下自己的心輪。是不是發現心輪的尺寸變大了?能量的密度也變得更密實?這是因為剛剛的行為,起動了自己的心輪。這說明,愛不是腦中的想像,它是一種能量的製造。否則不會有行為。

心輪的顏色是很亮的紅色和金色光,很亮的紅色光看來就是粉紅光。紅色光代表熱情,很大的熱情就會加入大量的白光而呈現粉紅色。在西方社會,我們稱讚某人很慷慨,我們說他有金色的心(Golden Heart),這多少透漏了靈性的秘密。

這段禱文是內在的煉金術。將低沉的能量(灰暗的光)轉化成明亮的金光。當一個人開始學習愛他人,他就有能力學習寬恕。

Master Co問:『如果你不會犯錯,你就不該聽此課程。你走錯教室了。"(譯者註:意思是說你是人,你來世上(教室)必經犯錯,來獲得經驗與成長。)

這世上沒有完美的人,無人不犯錯。所以要獲得別人的寬恕,自己要先學會寬恕他人。隨著時間學習、成長,人可以寬恕更多、更大的怨恨。蔡國瑞大師曾說,寬恕有兩個層面,外在的寬恕是世間的寬恕,寬恕是有選擇性的,巨大的傷害,是要付出代價的。另外內在的寬恕層面,是沒有選擇性的,你要寬恕一切。因為在內在的世界,我們必須寬恕對方來釋放自己的業力。所有的人(靈)都在成長或進化的程序上,成長需要時間,寬恕也需要時間。它不只是改變想法就可以,而是要確實的認知這是生命的道路的一部分,也是靈魂在世間的任務。所以,只要有受傷的地方,我們播下寬恕。讓它成長。

Master Co 帶領用寬恕祈禱文,練習內在的寬恕。要認知自己是以靈的身分,向對方的靈致意,寬恕對方。切斷與對方的連線。因為我們都是神之子,神所創造,都有神聖的靈。必須透過釋放對方,讓自己自由。

恨與報怨都是藏在氣輪內的能量形態。如果不釋放它們,這記錄永遠存在。一旦進入高的修練課程,老師會將你所恨的人顯示在你前面,然後看你的反應。如果你能通過測試,你可以繼續往前修行。否則你必須退回,再修這個問題。因為,你是你所冥想的結果。

但是在現實的社會上,你必須做某些事,才能讓對方學到教訓。所以,即使你內在寬恕對方,你還是要讓對方從中獲得教訓。讓次序回復。就如同教育小孩子,你看到小孩犯錯,如果你曾學到教訓,你心中會想,我小時候也犯過錯,可能還比他嚴重,但是你改過了,你也能諒解小孩會犯錯是必要的,也可能是你與他之間的業力也說不定,於是你能接受,但是,基於教育的方法,你心中原諒他之外,還是要讓他知道犯錯,並懂得改正,獲得教訓,他才會改進。這是外在世界修寬恕的方法,陽的面是次序,陰的面是慈愛和寬恕,我們必須在慈愛和次序之間要取得平衡。我們生活在世上,多少都會受到傷害,內再要原諒對方,外在,你還是要報警或以法律程序解決。(譯者註:這是身為人的功課,一方面教育自己,並透過寬恕解脫自己,讓自己成熟,另一方面給予機會教育他人。)

凡有絕望之處,讓我散播希望;
凡有疑惑之處,讓我
散播信心;

如果是人,不可避免的會遭遇生活上的無常與起伏。當人們生活在困難中,他們就會失去希望,也喪失信心,這些情況如失去工作,財務危機、人際關係不良,生病,失去所愛,這些直接的打擊自己的信心與希望。這句禱文,是特別提供能量給所需要的人。例如一個人工作不順利,生意不好,甚至失去工作,沒有收入。我們可以藉著能量來祝福、來改善。每個人的豐盛和財富興旺的能量中心是基輪。所以從基輪可以探知豐盛與興旺的力量有多少。基輪若虛弱甚至骯髒,他的生活容易遭到打擊進入困境。這與生存直接有關。

Master Co帶領學員們做實驗來證實這個說法。請學員們想一個人,他目前有生活上或財務上的問題,或某些人生活上有困難。請測一下自己的基輪,感覺財富興旺的能量的狀態。現在我們祝福這些人,姿勢坐好,願神祝福所有這些生活有困難的人們,願神祝福他們擁有希望與信心,獲得更好的生活,找到更好的工作,願他們都獲得祝福,無一例外,如所願。蔡國瑞大師說過,當你在冥想祝福時要用你的心和誠意去做才有用。

祝福後在測一下自己的基輪,財富興旺能量與剛才就有很大的差別。這是因為,我們在轉化能量,讓能量在現實的世界中顯化。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我是聖性能量的工具,我因給予所以我能獲得的聖性法則。

凡有黑暗之處,讓我散播光明;
凡有悲傷之處,讓我散播喜悅;

黑暗是甚麼?是無知。無知甚麼?在奧秘學裡,無知指的範圍有很多的層次,非常非常多。我們無法將房間裡的黑暗吸掉或清掉,因為它是空洞。唯有將光引進,照亮黑暗才能驅逐黑暗。印度稱老師為古魯(GURU),他其中一個意思就是驅逐黑暗的意思,也就是照亮我們內在的無知、黑暗的地方。光等於智性。老師將光或訊息傳給我們,照亮我們心中的無知或黑暗。所以當別人教導時,你會突然了解某些重點,生活上的許多困擾、謎團瞬間開朗清晰。這就是光明驅走無知的黑暗。

光來自於何處?光來自老師,但是光的本源並非來自於古魯或老師,他們是讓光通過的管道和轉化者,由他們向上溯源,便來到光的本源,也就是神的所在。所以聖法蘭西斯說,上主,讓我成為祥和的工具,有黑暗的地方讓我散播光明。

無知的層次很多,舉一個簡單的例子,為何人會遭受痛苦(Suffer)?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們對自己的「存在本質」是無知的。我不是這個身體、情緒、或意念,我是靈魂、是光的存在,來這世間,用這個身體來經驗,來獲得進化。如果不能認知這個事實,他就受身體、情緒、意念的鎖綁,受這些的執著所困擾,生活是受苦的。所以,一個人要去除這個無知,便要祝福他人獲得靈性的成長,了解自己的本質,脫離對非我的執著。我們是依神的形象所造,我們的本質是光。

當這些禱文中做邊的苦痛(憎恨、損傷、絕望、懷疑、黑暗)加起來,我們的生活面對的是悲傷的(Sadness),也就是最後一句禱詞。當我們能將這些苦痛轉化成右邊的狀態,我們的悲傷就會被轉化為喜悅(Joy)。我們遠離痛苦,獲得祥和與喜悅。很多年前,有人說道,快樂(Happiness) 和喜悅(Joy)是不同的,快樂是有外在的條件滿足,喜悅是來發自於內在的。

禱文的第二段

噢!神聖的主,
賜我
不多求人安慰,而多安慰人;
不多求人諒解,而多諒解人;
不多求人愛,而多愛人。

第一句禱詞是聖法蘭西斯向耶穌基督祈請。要了解基督的精神,可以從佛教中的菩薩來比對。基督為全人類的罪而犧牲,這是一種大的犧牲之愛。佛教裡,菩薩願自己不入佛境界直到最後一個生靈成為佛為止。這是非常大的犧牲之愛。這好像是有一個人發願在救出所有人之前,他不會離開一棟正在火災的房子,這是很大的勇氣與犧牲。為何解釋這個精神?因為禱詞裡都是以他人為先,自己為後。先安慰人,先諒解人,先愛人。而自己不多求這些。這便是犧牲之愛。

因為
在給予中,我們得允受領;
在寬恕中,我們得蒙赦免;

因為,當你全心的付出,以他人為先時,你忘掉自己的苦痛,無論你有多大的苦痛,這世上總有人比你還糟,更嚴重。你不該在自己的問題裡打轉,反而應該脫離問題去幫助其他需要被幫助的人,因為在大自然的法則下,在給予中,我們獲得,在寬恕中,我們得蒙赦免。這是業力法則下的黃金運用法則。也是我們離苦得樂的原因和結果。

如果你上過蔡國瑞大師的課程,便會知道,業力法則下有兩個黃金法則,一個是負面法則,一個是正面法則。負面法則是不要再製造負面業力。正面法則是做好的業。例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就是負面的黃金法則,舊約聖經理也是類似的說法。正面的黃金法則,如新約聖經所說的,你希望別人如何待你,就如何待人。

蔡國瑞大師以前就常說:治療憂鬱症的方法是去幫助他人、服務他人。因為在幫助他人的同時,患者已經忘了他自己的問題。這個秘密是在心輪。當心輪發展時,人就會被淨化。運用雙心靜坐法,可以讓你快速的發展心輪,讓一個人需要數個輪迴來發展心輪的過程縮短。這就是雙心靜坐與聖法蘭西斯禱文的最大秘密。這是合併奉愛瑜珈(Bhakti Yoga)和業瑜珈(Karma Yoga)的方法,將愛與行為合一。讓自己能快速的進化。

蔡國瑞大師曾教導,如果你希望以豐盛、興旺的生活,你就要捐錢給慈善團體。如果你希望有好的人際關係,你要注意你的意念、語言、和行為,對別人要慈愛、關照,你在業力上就會獲得相同的回報。有的人只對心中認為重要的人好,對其他的人很兇。他的內在是無法得到寧靜祥和的。

如果你希望有好的智能發展,你必須去教導他人,在教導的過程,你獲得智能,你得到更多的理解。如果你希望在靈性上有進步,你要幫助他人進入靈性的發展。當你幫助的越多你會發現你在靈性上的獲得與進步更大。這是業力的法則。我們稱之為「業報的資格」。而這些法則都建構在聖法蘭西斯禱文內。

在死亡中,我們得以誕生於永恒。

最後一句禱詞,我們看一下藏教的說法:生活是為了死亡,死亡是為了誕生。這是甚麼意思?我們看到一個在病床上受苦多年的人過世後,我們通常會說,他終於脫離折磨。意思是說他終於能脫離病痛的身軀獲得自由。是的,在靈魂的觀察,轉世靈是被困在軀體裡受盡限制與苦痛,當人過世時,轉世靈回到本靈(高靈)從獲自由,並將所經驗到的學習加入高靈的能量中,高靈因而得以進化。所以,死亡是一種回歸、誕生,活在有永恆生命的本我中。所以在死亡中,我們得以誕生於永恆。

(譯者註:這是聖法蘭西斯禱文的內義。希望聽者能有所收穫,也感謝蔡國瑞大師,Master Co 不倦的教導與鼓勵,願所有的學員們都能獲的啟發,獲得光明的引導。平常多做雙心靜坐法,當默念聖法蘭西斯禱文時,用心來唸,讓自己的氣輪獲得最大的發展,獲得轉化。Atma Namaste!)

2012年8月20日 星期一

亞西西城的聖法蘭西斯(一)


誰是聖法蘭西斯(聖方濟)
1182年,在階級與貧富差距甚大的時代裡,聖法蘭西斯就在亞西西城(Assisi)裡的一個富商家庭裡誕生;母親庇佳(Pica)與父親庇耶托(Pietro)。他曾當過十字軍東征騎士,被俘最後回到家鄉。


一日路上,聖法蘭西斯與一位患有癩病的人相遇,他本能地想避開,但在恩寵的驅使下,他反而下馬親吻了該病患。這個事件最後造成他與自己富有家庭決裂,成了聖法蘭西斯生命轉變的一個關鍵點。晚年聖法蘭西斯寫到:「那(指該事件)為我看似酸苦,但後來卻在我的肉身與靈魂中轉為甘美。」聖法蘭西斯在那條路上戰勝了自己的軟弱。他突破自己肉體的限制,昇華自己在靈性上的認同。在能量上,他的心輪大量的轉化了舊有的自己。一個全新的聖法蘭西斯於是誕生。這看似充滿奇妙,卻契合大自然中的美好的法則,只是這些秘密法則在大眾之眼下難以看見。這些法則在聖法蘭西斯禱文中,卻毫無遮掩的展開一角。

他有異於常人的經驗,如與上帝奧秘的溝通、馴服野狼、對群鳥佈道,他曾讓鳥歌唱,也曾令群鳥安靜,因此後世奉他為現代的生態環保聖人。跟隨他的理想與生活方式的男男女女世代不絕。聖法蘭西斯在世時,替神父、修女分別創立了兩個修道團體,後來又組成一個方濟會給一般人修道。


聖法蘭西斯禱文
蔡國瑞大師所傳授的「雙心靜坐法」有很多的版本,那是根據所用禱文不同來適合不同修行者的需要。其中比較常用的是聖法蘭西斯(Saint Francis of Assisi,又稱為聖方濟)禱文的版本。

上主啊!
讓我成為您祥和的工具
凡有憎恨之處,讓我散播仁愛;
凡有損傷之處,讓我散播寬恕;
凡有絕望之處,讓我散播希望;
凡有疑惑之處,讓我散播信心;
凡有黑暗之處,讓我散播光明;
凡有悲傷之處,讓我散播喜悅;

噢!神聖的上主,
賜我不多求人安慰,而多安慰人;
不多求人諒解,而多諒解人;
不多求人愛,而多愛人。
因為在給予中,我們得允受領;
在寬恕中,我們得蒙赦免;
在死亡中,我們得以誕生於永恒。

聖法蘭西斯一生充滿「不可能」的改變,很像佛陀的故事。這裡摘要他的語錄,可以感覺到這位聖人超然的人格與氣度。

「最令我欣喜的消息,不是全巴黎偉大的神學家,或是全歐洲的主教,或是英、法二國的國王都加入了我們小弟兄的團體;也不是小弟兄們皈依了所有的非基督徒;更不是我領受了什麼神蹟。不,這些對我來說都不是圓滿的喜樂。」


「而是,當我在旅途的疲憊中,來到小弟兄的住處尋求落腳,但卻未被認出而遭到閉門羹,這時,若我還能保持耐性,那就是我最圓滿的喜樂了。」


聖法蘭西斯與馬西歐弟兄和他的同伴們,每天去佈道及過著「親手作工、專心服務」的生活,如果工作所得不足以生活,他們就沿門托缽,一面乞得食物,一面給人祝福。聖法蘭西斯在當時有非常多的追隨者。有一次,聖法蘭西斯與馬西歐弟兄談話。

「為什麼是你?」馬西歐問聖法蘭西斯。


聖法蘭西斯
用他一向平和與喜樂的口吻回答說:「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造物主在這世上,再也找不到一個比我更無用、更不配、更有罪的人,去執行祂的旨意。他選擇我去使那些高貴的、富有的、有權 位的、美好的及有智慧的感到羞愧。因此,使人們知道,一切的美善與榮耀,不是來自人,而是來自創造萬有的主宰。」


他平時的言語,微妙的替他所最常唸的禱文第一句話做了註腳:「上主啊!讓我成為您祥和的工具。」這也點出修行者最難的一關是我慢、我相、或俗稱自尊、自傲。人的一生所遭遇的苦痛幾乎都跟此有關:一個是掙扎於肉體上的生存危機感,另一個是精神上的自我認同的迷失感。所以他說,讓那些高貴的、富有的、有權位的。。。感到羞愧。

聖法蘭西斯了解他是聖性能量的創造結果,是聖性能量的工具、負責傳播散佈聖性的能量與訊息到這世上。他走到當時社會的最低層,照顧困苦的大眾。有趣的是,俄國大革命時的共產主義領袖列寧對聖法蘭西斯的評語,列寧說:「世界上如果有十個聖法蘭西斯,就不會有共產主義了。」這可以清晰窺探到人類災難歷史所由來。

我為聖性能量的工具
般尼克療癒,以療癒為啟蒙,本著聖法蘭西斯的精神,讓自己成為聖性能量的工具,導引生命的能量,讓病者康復,讓苦者緩解。並讓人們從其妙的經驗中領悟,生命能量在生命中不可忽略的重要性,從而思考我的根源,我的生命價值,和人生的方向,甚至思維靈魂的永恆方向。

請繼續看聖法蘭西斯(二)http://mcksph.blogspot.tw/2012/08/blog-post_22.html

2012年8月1日 星期三

療癒師的健康

本文是分享個人經驗。療癒師是長期從事療癒工作的人,必須警覺幾件事:

受到汙染
當療癒一些嚴重的病症,如癌症、血癌、腫瘤、嚴重心理疾病、愛滋病患等等要注意療癒時和療癒後自身的淨化工作。不要因為自己是療癒師就以為個人不會受到任何影響。能量是自由流動的波動,能汙染人何人,所以也會汙染療癒師。有些療癒師發現自己的情緒起伏,可能受到患者的情緒能量汙染;有些療師發現自己會有倦怠情況,他並不知道自己下半身的氣輪受到骯髒之氣的汙染,如果汙染來自重病的患者,他身體倦怠的情況會長達半年甚至一年以上。

有的療癒師認為只要自己的方法對,就不會受到汙染,那是非常好的想法,也許他有辦法讓自己不在這個能量之海內浮游。能量不因自己感覺不到,或者自己感覺得到,會有不同的運作方式,因為一切都相連結,要脫離能量場是不可能的。能量療師需要的是給自己一個相對乾淨的能量場,維持身體的正常存續。

建議固定洗鹽水浴,不能偷懶。療癒病患前要祈禱,你是基於神的慈悲心來療癒,不是基於自己擁有高超的能力。每天進行雙心靜坐淨化、增強自身能量的流通,並與本靈加強連接獲得聖性的保護和指導。 

汙染他人
療癒師本人患有疾病或心情不佳時,應該暫時停止為他人療癒。因為,療癒師患病時,無論他是採用淨化或補氣的方式療癒病患,都有可能將自己身上的污穢能量傳送到對方,讓患者遭到汙染。如果療癒師患的只是小病痛,那還不嚴重,如果療癒師本身患有癌症、血癌、腫瘤、愛滋病、糖尿病、心理上的疾病、毒癮等等,而仍持續進行療癒的工作,會將自身的骯髒的病氣傳給前來接受療癒的患者,患者受到汙染可能會病況加重。因此,療癒師應注意自身的健康狀況。

從事療癒的經驗中,就發現有的患者身上帶有愛滋病氣,但患者 本人並沒有愛滋病,後來才發現他曾做過的療癒中,有個療癒師身患愛滋病。固然,身上帶有某種病氣不等於患有該疾病,但是沉重的病氣會讓身體主導細胞生長的氣輪受到影響,而變的弱化,身體的健康與活力就會受到影響,更影響其身體恢復健康的速度,或讓他的病況加重。

建議療師在患病後,應停止服務他人,病接受其他療癒師的療癒,或看醫生直到身體恢復健康後再開始替他人療癒。療癒師就如同醫師,也是人,也會生病。同時,身為能量療癒師,要比一般人更注意能量上的衛生習慣,避免受到汙染,或汙染他人。

療癒工作場所的汙染
曾經去過幾個療癒師的場所,每個場所的乾淨程度不一。療癒場所的乾淨程度第一個會影響療癒師本人,再次就是影響常來的病患。

在各種療癒行業中,場地最容易遭到汙染的情況是從事心理方面療癒或諮詢的工作。尤其以喚醒患者深藏的心理問題的方法,會引出大量的陳年負面能量,當深藏的負面能量傾倒出來時,如果沒有適當的淨化方法,會使該場所累積大量的負面能量。療癒師應當高度的注意環境能量的狀態。環境的汙染,包括房子的牆面、地板、用具、桌椅、診療床等傢俱。淨化方式在部落格中已經有詳細說明。淨化是基於慈悲,基於合一,基於能量的轉化,請用適當的態度與方式來淨化。療癒師心中的不明與猜測(黑暗)容易造成自身的問題。

建議在療癒每個患者後淨化所用的工具。每天淨化療癒的場所。定期在療癒場所內靜坐,讓淨化的光透過療師,淨化整個房間。有許多的淨化工具,如薰香、精油、梵咒等等都可以使用,但需要瞭解每種工具的力量和效力,並非名稱相同的工具有相同的力量。要實際的探測使用後的情況,衡量是否還需要進一步淨化。

光的使者
身為療癒師,是光的使者,更精確的說是"光的見習生"。選擇療癒師的修行路是快速的路徑,也是困難的路徑,因為他需要第一手接觸、處理能量,和能量界實質對話,內容精細複雜。他所學得的能量觀是具體且真實。更因為他有勇氣進入這光明與黑暗的邊緣,他將學到在智慧與力量間的平衡。他的能量體因療癒他人,而有資格獲得療癒,他不僅能改變自己的業報和命運,更可以改變整個家族的家族命運和業。如果他認證自己是神和療癒天使們的幫手,是聖性療癒之光的媒介,是謙虛的僕人,他也會獲得極大的保護。希望所有的療癒師在工作之外,能更深的理解自己的使命和所選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