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5日 星期四

2/28 月圓靜坐

二月份月圓靜坐
主題:如何創造並航向你希望的未來

時間:2/28 早上 10:30am
點選這裡進入網上連線靜坐

Master Co 將帶領大家淨化氣場,消除各種情緒和心理上的的意念物(意形,thought forms) ,及來自他人的靈力入侵(psychic intrusions),切除不好的能量線。讓大家準備好接收月圓時巨大的能量。

同時,Master Co將談到佛教所謂的果報(業報),也就是探討好運及受苦的原因及條件。他將深入探討我們日常生活所難以預料的意外之財,及苦難的本質。

請準備好你目前正在做的案子,工作,或生意。透過與神祇、高層次的眾靈、還有我們的精神老師蔡國瑞大師共靈一體的力量,讓我們的這些期望得到他們保佑與祝福。同時我們也將祝福親友、所愛、整個社會、整個地球的眾靈,及受到災難的苦難人們。

和往常一樣準備鹽水桶!

靈修的路 - 拙火(2)

靈修的路

上回談到拙火,指的是梵文裡的昆達里尼(Kundalini),也就是捲曲三圈半在尾椎骨處的神秘能量。靈修與氣功都旨在喚醒它的力量。因為,它一旦順利醒來沒有阻力的盤旋到腦部,腦部的細胞便可以越過所謂的遮紗(over the veil), 意識到現實的實體世界之外的存在。也就是覺知其他空間或高層次頻率的訊息(靈界的訊息)。對靈修者而言這是一條經驗我們實體生命外的生命形式與另一層面(事實上是多層面)的真實。

瑜珈有一門特別以修練此力量為主,稱為昆達里尼瑜珈。這並非說其他的瑜珈或修練不做。般尼克療癒中,第一個靜坐法,雙心靜坐,也有打開此能量的結果。之所以將雙心靜坐視為般尼克療癒基礎課程之一,是因為雙心靜坐的療癒能力,以及它藉由雙心引入聖性能量淨化能量脈絡、並規範或控制昆達里尼升起的力量。不讓它造成無法控制的災難或病狀。這也是屬於療癒的一部分。當然雙心靜坐的目的並不只與此。

包括我在內,很多人剛開始學般尼克療癒時,總認為一些呼吸、運動方式,太簡單又沒有感覺它的特別在哪裡。學能量療癒,也是半信半疑它的效力與可行性。打坐也是若有若無,總不明白用雙掌送能量給全地球上的不相干的人是為什麼? 我有能力祝福這麼多人嗎? 我有能力救這個地球嗎? 似乎太博愛了,超乎自己的了解範圍。但是,老師們都說,般尼克療癒的一切方法都是為了加速修練與有效性。實在是感覺不出哪裡和快速有關。

之後上了一些較高級的課程,我才發現這些不太特別的呼吸法與運動是有驚人的力量,只是當時剛開始,沒法感受到它的真正的力量。的確,般尼克沒有浪費時間的動作。所有的程序與練習都為了一個目的,有效性。相當令人驚訝。我常常被上課時的一個一兩分鐘的簡單靜坐力量給弄得百思不解。舉個例子,曾經做過念1,2,3,4的靜坐。就念這四個數字,一分鐘的靜坐。其他的不用說了。

如果拙火是靈修的一條捷徑,般尼克療癒必然採用它。事實上,般尼克阿羅漢瑜珈裡就有啟動拙火的程序。因此,大量多重的淨化身體(能量體)運動和呼吸,以及理氣程序,成了般尼克靜坐前的主要工作。為的就是防止意外的傷害。當然淨化能量體的目的不全然為了拙火,它還有其他多層面的目的。

2010年2月24日 星期三

Master Co 網上講座

體驗生命靈體(1) - MCKS金蓮經(Golden Lotus Sutra)

Master Co 即將在 二月十六日 上午11:0am (台北時間)舉辦網上講座。

密碼: esgeb0225

課本: Experiencing Being

內容包括靜坐,淨化氣輪內的負面意形(negative thought forms)及貧困意識等能量體。

  1. 中國文化中的陰陽對立理論,以及它在我們生活中的廣泛影響。
  2. 節制與不過度花費的原則,教導我們同時注重靈修與實際面。同時擁有靈修的進步和物質上的豐富。以及它與人際關係的關聯。
  3. 持續的朝目標努力的美德。如何利用精準的專注達成人生的成功。
  4. 用準確的觀察力與正確的表達力等美德讓自己在危機中保持冷靜與完全的控制力。
  5. 超然、卓越的原則,不要因謠言、危機、或惡意陷阱而在情緒中打轉。重點是保持靈性上的超然。
請準備筆紙,和往常一樣準備鹽水桶,Master Co 會帶領我們進行一系列的淨化,消除每個人學習與修練上的內在阻力。讓每個人有更大的學習與接收能力,最後再帶大家靜坐。

2010年2月20日 星期六

靈修的路 - 拙火(1)

靈修的路

三月份的"文化快遞"雜誌上,般尼克療癒文章有談到一些靈修路上常遭遇的問題。這些問題中,常見的有:

  1. 拙火症狀
  2. 財務與生活上的困境
  3. 人際關係的重大改變
  4. 肉體健康上的問題
(1) 拙火
無論是我們熟悉的中國氣功,或其他文化的練氣方式,最終都希望喚醒拙火,它保存在許多文化的符號裡。(可以參考二月份般尼克療癒在"文化快遞"上的文章) 它可以說是一種公開的秘密,但是修煉的方法卻是各個門派的內傳秘密。

蔡國瑞大師(金蓮經"心智之上"):"大多數的人在心理上都有"難以釋放"的問題。再進行靜坐修練之前,你一定要淨化身心,以便減低心理失控宣瀉(Psychological catharsis)的問題"。

我去年在台北碰到一位婦科醫生。他對我描述參加一個氣功課程,結果他意外的啟動了拙火。他描述拙火就像一股熱流從尾椎的位置往上直串而上,好像火山爆發,能量從他的頭頂噴發出來,他無法自我控制的跳起來,大聲笑、叫,他也看見無法描述的光亮壟罩在他四周。他的意識擴展。有一陣子,感覺到很多超現實的現象(醫學上所說的幻像)。但是,可能因為沒有事先淨化身心,第一次靜坐就引動拙火,產生一些副作用,因此他的平時的反應變得和一般人有些不同(他太太說),也有健忘症。也就是我們通俗所說的有點燒壞腦子。

在洛杉磯有一個新時代(new age)靜坐團體,會員都是自由參加,有位會員是般尼克的學員,他對我描述這些來自各種修練團體的會員,自發的一起靜坐,交換意見,希望能成功的往前精進,但是很多人都得了拙火綜合症,非常痛苦,他們結論是,這些人在這輩子還不適合修練拙火。

蔡國瑞大師(金蓮經"心智之上"):"每個人的身心狀態不一,如果在靜坐修行時發現身心有不舒服的情況,應該立即停止進行,並即刻與你的老師諮詢獲得指導"。

多數的修練、練氣的方法都來自古代的派別。但是時代不一樣了。我們不是活在農業時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簡單生活已經不再。現代無所不在的媒體、娛樂業,也讓我們日常的情緒起伏,好像在坐雲霄飛車。都市的生活無法讓你睡到自然醒(古代沒有鬧鐘),任何事都要排時間,看錶是最常做的動作。可以開玩笑的說,現代人並不是活在肉體上,比較像的是活在情緒體上。這些陳年累月的不好情緒能量雍塞在身體的氣脈上,氣場上。這種體質特性讓現代人使用古法修練變得較不可行。

在般尼克療癒的書上看到很多見證的療癒結果。所以,多半的學員認為般尼克療癒是著重在能量療癒。答案是對,也不對。般尼克療癒最終是靈修的發展,但是沒有療癒的能力的現代人,是很難順利的達到靈修的境界。只有徹底清除這些平時累積的身心問題,才能避免拙火升起對人體造成的傷害。並徹底利用它帶來的無限好處。

療癒能力,除了包含淨化自身的障礙,進入修行的正確道路外,它也是靈修者的幫助世人的必要工具,為的是改善靈修過程中所會發生的
  1. 財務與生活上的困境
  2. 人際關係的重大改變
  3. 肉體健康上的問題
這些問題是所謂果業(業報)的浮現。這是很有趣,也在佛經一再強調,但是了解其中關聯的人並不多。下一篇再談剩下的三個靈修障礙。

2010年2月13日 星期六

2010年2月4日 星期四

Avatar 電影有趣的關聯


正在上演的阿凡達,有些場景確實與靈修有很大的關係。據稱,導演與工作人員曾到東方學習這方面的知識。導演用很巧妙的手法,重現需多靈修上的現象。值得我們去深一層的了解。這裡舉幾個比較明顯的場景。

當地球人的意識移轉到阿凡達複體上時,影片有如穿過一個隧道。這一段的情景事實上是描寫冥想進入意識的擴散,從我們的轉世靈體穿越靈線到達高我靈的現象。因此,地球人是指被封閉的凡人,阿凡達指的是高層的我靈意識。

阿凡達有超人的能力與意識上的聯結合一能力。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眾靈一體感應。

阿凡達里的那棵光亮的樹,是隱射宇宙精微能量場。所有的我們的經歷與 記憶全都記錄在那裡。那也是我們所有的高我靈與神佛的存在場。因此阿凡達星球就是隱射整個宇宙。這個能量場貫穿整個星球(也就是整個宇宙),阿凡達的人可以將自己的意識與這個能量場相結合(透過他們的髮尾連線),達到和諧一致的眾靈合一。

當那棵光亮的樹幫助地球人的意識移轉到阿凡達複體上時,全體的阿凡達人一起為他祈禱,就有如神佛們的愛在超度凡人一般。也就是到達彼岸的意思。

這是大而化之的描述。卻是一部很有意思的電影。不同的族群看到不同的內涵。值得我們去欣賞,了解。

2010年2月1日 星期一

伊蕾娜•森德勒


伊蕾娜•森德勒 (Irene Sendler) -- 2500名猶太兒童的媽媽

好文章共享,也讓人深思助人的意義。

美國導演史提芬史匹伯拍過一部電影——《辛德勒的名單》。該片於1993年榮獲了七項奧斯卡大獎。這部電影講述了一位德國企業家辛德勒的故事。他在納粹集中營裡營救了1000名猶太人。於是,辛德勒受到了全世界的景仰。

與辛德勒同時,有一位名叫伊蕾娜•森德勒的波蘭女子也在行動。即使在二戰之後,她的事蹟在波蘭之外無人知曉。在波蘭國內,瞭解其事蹟的也只有區區幾位歷史學家。二戰後的波蘭政府對她的英雄事蹟實行了封殺,不准寫入歷史書籍。她本人從不主動向別人講述自己當年做過的事,她的故事直到1999年才開始被眾人知曉。

奇怪的是,她的事蹟是美國堪薩斯州的一所學院的學生在做畢業論文時發掘出來的。學生們畢業論文的題目是《納粹大屠殺中的英雄》。關於伊蕾娜,學生們找到的史料甚少,但是史料裡有一個驚人的數字:她拯救了2500名猶太兒童。對於這樣一位人物,史料為什麼如此稀少?不可思議!學生們試圖查到她的墳墓所在地,然而沒有任何斬獲。後來,他們獲悉,她沒有死,仍然在世。今天,她已經97歲了,生活在華沙市中心的一座養老院裡。在她的房間裡,總是擺滿了敬獻給她的花束和從世界各地寄來的感謝信。

1939年德國入侵波蘭時,伊蕾娜是一名護士,在華沙社會救濟局工作,負責照管華沙的救濟食堂。1942年,納粹在華沙建立了一個Ghetto ,即猶太人集中居住區。伊蕾娜看到區內極差的生活條件,心靈受到極大的震撼。於是她參加了「支援猶太人委員會」。

她查清了華沙市有多少衛生防疫機構。由於德國入侵者擔心出現斑疹傷寒大傳播,所以他們便允許波蘭人管理這些機構。很快,她與許多猶太家庭建立了聯繫。她主動向這些家庭建議,把他們的孩子帶出集中區。但是,她說,她沒有成功的把握。

這是一個撕心裂肺的時刻。她試圖說服家長把孩子交出來,可是家長們反問道:
「你能保證孩子一定能活下去嗎?」在當時的條件下,誰能打這個保票呢?然而,有一點是肯定的:如果孩子留在ghetto裡,那就只能等死了。

母親們和祖母們不願意和兒女及孫兒孫女分離。伊蕾娜對此完全理解,因為她也是一個母親。她完全明白,說服的難點就是使家長接受同孩子分手。有時候,當伊蕾娜和助手去探訪某些家庭,試圖說服他們改變主意時,她們發現,這些家庭已被強行押上火車,駛向死亡之地了。此景此情更加堅定了伊蕾娜救助猶太兒童的決心。

她開始把一些孩子說成斑疹傷寒患者,用救護車運走。接下來,她為了把孩子運出去,便使用了一切可用的東西:垃圾袋,工具箱,商品包裝箱,裝土豆的袋子,棺材.....凡是能用的都用上了。

社會救濟局在華沙有十個分局。她在每個分局都至少爭取到一個願意幫助她的人。有了這些好心的幫忙人,他們製造了千百份假證件,假簽字。這些假證件就成了被救猶太兒童的臨時身份證。

在戰爭期間,伊蕾娜總是盼望著和平的到來。她不僅僅想讓這些孩子活著。她還想讓這些孩子有朝一日恢復自己的真實姓名,瞭解自己的身份和履歷。所以,她產生了保存好有關這些孩子的姓名和身份的資料。他把這一切都記在小紙片上,放入罐頭瓶,埋在了鄰居家的一棵蘋果樹下。就這樣,她不為人知地保存了被她拯救了的2500名猶太兒童的資料,希望妥善保存到納粹的撤離......

不幸的是,納粹獲悉了她的所作所為。1943年10月20日,伊蕾娜被蓋世太保逮捕,關進拋Pawiak監獄,受到了嚴刑拷打。在牢房的草墊子裡,她意外地發現了一張耶穌像。她一直把它保存在身邊,作為自己受難的物證。1979年,她把這張耶穌像送給了教皇約翰•保羅二世。伊蕾娜是唯一知道這些孩子的名字和領養者家庭地址的人。她經受了拷打,但從未說出任何一個合作者的名字,也從未說出任何一個被救兒童的名字。在多次拷打中,她的腳骨和腿骨被打斷了,但是,沒有人能夠打斷她的意志。於是她被處以死刑。

不過,這項宣判並未得到切實執行,因為,在通往刑場的路上,押解她的士兵放走了她。這是怎麼回事呢?原來,波蘭的地下軍事先買通了押解她的士兵。地下軍不忍看到伊蕾娜被處死。她若被處死,那麼,被救孩子的身世秘密將永無破解之日了。然而,在官方的記錄上,她已被處死了。後來,伊蕾娜以假名繼續工作。

戰爭結束後,她挖出了埋藏在地下的材料,以便找到領養這2500名兒童的家庭。絕大多數孩子的父母都死在了集中營。但是孩子們還有親戚,分散在歐洲各地。伊蕾娜想法讓他們和親戚團聚。孩子們還記得她,但只知道她的假名:約蘭塔(Jolanta) ,多年之後,當她的事跡,配著她的照片,登在報上的時候,許多當年得救的孩子給她打來了電話:
「我還記得你的模樣... 我是這些孩子中的一个... 多虧了你,我們才有今天的生命, 我想來看望你...」

她的父親是一位醫生,在她很小的時候,死於斑疹傷寒。爸爸教導她說:
「要永遠幫助一個掉到了水裡的人——不管他信什麼教、不管他是那國人。幫助別人應該是你每天發自內心的需要。

蓋世太保嚴刑拷打給她留下的傷痛使她多年來離不開輪椅了。她不把自己看成一個英雄。她從來沒有因自己的行動而自負。每當有人向她問起這方面的問題時,她總是說:
「我本來可以做的更多, 自責將伴隨我到死。」
「我播下的不是糧食的種子,而是做好事的種子。盡力組成做好事的鏈條吧,讓大家都來呵護它,讓好事越做越多。 」 — 伊蕾娜·森德勒
2006年10月,伊蕾娜·森德勒,時年96歲, 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

這部小片,我收到的是西班牙文本,作者沒有署名。我覺得應該將其譯成法文並廣為傳播。時至今日,我不知道這位英雄是否仍然在世。

----- 蜜雪兒•格林伯格 2008年2月 於耶路撒冷

一位加拿大朋友將格林伯格的法文文本發給了我。讀後甚為感動。我覺得應該將其譯成中文並廣為傳播。不譯,心不安啊。

----- 楊 起 2009年12月 於北京

後記:
美國電影製片人瑪麗斯金納著手拍攝歷史的記錄片。拍攝主要是在波蘭與波蘭攝影師安德烈沃爾夫和斯瓦沃米爾格倫伯格,電影拍攝地點使用令人回味的伊雷娜森德勒在戰時的公寓,Zegota總部,華沙下水道,蓋世太保總部和Pawiak監獄以及罕見畫面城市,生動地重新創建活動的森德勒的生命。 這是歷史上第一個提出在波蘭境外的紀錄片,記錄真實故事,伊雷娜森德勒和大膽的拯救和保護瀕危的不幸的華沙猶太人區兒童。 斯金納錄得超過70個小時的採訪材料為電影,花了四年的諮詢檔案,歷史專家和目擊者在美國和波蘭發現許多未知的運作細節。 這部影片計劃在全球發布的2010年。